3月16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進一步激發社會領域投資活力的意見》(下稱《意見》),以37條措施鼓勵民間資本進入社會領域。其中,醫療領域由于“社會需求大”、“供給不足”要求“盡快有突破”。為了適應醫療領域回報周期長等的特點,《意見》明確擴大投融資渠道,“引導社會資本以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參與醫療機構建設與運營。

 

有知名券商認為,以中國每年有1500~2000家新增醫院計算,那么醫療PPP的市場規模就接近5000億元。短期來看,醫療PPP主要涉及項目和產品制為主的土建、醫藥器械與服務、IT。隨著互聯網的發展,醫療PPP與IT大數據結合,將是眾望所歸,有望打開長期成長空間。2016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和規范健康醫療大數據應用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從財稅、投資、創新等方面對健康醫療大數據應用發展給予必要支持。推廣運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鼓勵和引導社會資本參與健康醫療大數據的基礎工程、應用開發和運營服務。

 

市場對明確的政策信號反應強烈,有機構認為對比發達國家醫療PPP項目的占比,未來中國醫療PPP存在十倍向上的彈性空間。國家統計局公開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教育、衛生和社會工作、文化體育和娛樂業三類社會領域民間投資增速均高于同期全社會民間投資3.2%的增速。國家發改委相關負責人表示,這三類民間投資總額僅為8976億元,相對規模較小,占整個社會領域固定資產投資的38.3%,相比全國民間投資占總投資61.2%,低23個百分點,反映出社會領域民間投資增長潛力較大。尤其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衛生和社會工作類民間投資增速為19.9%,在三類民投中增速最高,足顯社會資本對醫療領域“青睞有加”。截至2015年底,中國民營醫院的數量已達到14518家,占醫院總數52.7%,首次超過公立醫院數量。國家衛計委公布的上述數據側面證明民間資本在醫療領域的活力。

 

“醫療PPP熱”是大勢所趨。隨著醫療需求的快速增長,公立醫院的服務供給壓力越來越大,政府的投入責任也越來越重。國投信達相關專家認為,巨大的財政壓力將迫使政府逐漸將投入責任轉交社會資本。但目前醫療PPP領域亂象叢生,違約時有發生。相比交通等行業,醫療領域單個項目的投資額較小,更適合民間投資。但該專家觀察,許多進入醫療領域的社會資本面臨二次融資難題。這是因為金融機構現在仍然按照企業的所有制而非項目本身質量等市場化標準分配資金。如果社會資本不能順暢二次融資,就面臨被地方政府“撇在一邊”的風險。

 

從醫療PPP遭遇的現實困境出發,此次《意見》鼓勵多,實質內容有限,具體操作細則仍然欠奉。這一方面是由于醫療PPP在國內的實踐基礎太薄弱,經驗積累有限。另一方面,中國缺乏像英國那樣專門的PPP管理部門,圍繞PPP各種模式的具體操作制定詳細規范。

 

但該專家樂觀預計,隨著醫療PPP案例的不斷增多,政府必然會總結出相關經驗,促進醫療PPP項目落地,滿足人民的實際需求。